首页 日报 之窗 家居 热线 汽车 股票 新闻 兼职

文化

旗下栏目: 概况 文化 论坛 导购

辽宁的文化遗产:1978至1979年的时候

来源:邹笨笨 作者:宁静致远淡泊明志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2-04
摘要:初国卿作者简介:1957年生于辽宁北票,1982年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并留校任教。曾任《公共生活》《车时间》总编辑,《沈阳日报》专副刊大旨主任;现为辽宁省散文学会会长、沈阳市保藏家协会会长、沈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沈阴文史馆馆员,辽宁大学、沈阳

初国卿作者简介:1957年生于辽宁北票,1982年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并留校任教。曾任《公共生活》《车时间》总编辑,《沈阳日报》专副刊大旨主任;现为辽宁省散文学会会长、沈阳市保藏家协会会长、沈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沈阴文史馆馆员,辽宁大学、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。主要议论方向为唐诗、辽海文明与名物学。着有《唐诗赏论》《佛门诸神》《沈阳陶瓷图鉴》《期刊的CIS筹办》等;主编《三李诗观赏辞典》《辽海名人辞典》等。出版散文集《不素餐兮》《春风啜茗时》《浅绛轩序跋集》等。作品曾中选大学教材与多种选本,获第三届“辽宁文学奖”。沈阳之北30公里的辽河岸边有七星山,七座山头,与地下北斗七星一样胪列:天玑、天权、玉衡……七座山峰拔地而起,周边50公里内不见他山。远远望去,如一螺青黛,翠浮在水光稻影的辽河大平原上。山上有辽时所建古塔,塔下有寺,寺下有村。辽时这里称为时家寨,有双州和双城县两城;明代是辽东镇107堡之一的“十方寺堡”;到了清代大概由于石佛的传说就有了石佛寺,村以寺名,对比一下辽宁。直到本日。本日,石佛寺村还在,但七星山却样貌全非。七个山头因十几年间深谋远虑的开山采石,其中三座半或连根拔走,或削平半拉。主峰三面,留下的是光秃暴露的悬崖峭璧与纵横沟壑,还有已变成渊潭的处处深坑。七星只余三分半,留下的主峰和另外两分半,也遍体伤痕,残破不全地支持着一样残破的古塔,在破败的山体上,寥寂向晚。几度光泽的七星山,那已经精良的生态体系,已经繁荣的文明宗教,已经端庄的州城古堡,已经热闹的渡头重镇,都在这重大的历史革新与经济炎热之中,沦亡了。一从沈阳去七星山的路我不知走过了若干好多次,沿黄河北小巷直行进入101国道,再转经发达台锡伯族镇,北行五公里即抵达七星山下的石佛寺村。1978至1979年的时候,我曾在且自迁到发达台的沈阳师范学院读书,许多个周末,赫图阿拉城在哪。都会和同窗结伴步行五公里游七星山,访辽河古渡口。那时候就清爽七星山是个有历史的地址,固然海拔不过147米,却是群峰耸秀,屹立在浩荡的大辽河边,看下去也是特别地挺拔俊逸。颠峰上的古塔,固然已坍塌一半,但在青翠的七峰蜂拥下,仍不失融融古意和一种残破美。再加上那72座水泥碉堡,愈发感到此山非凡,大有故事。其时的七星山,缭乱有致,山上山下蓊蓊郁郁,你看赫图阿拉城在哪。松荫蔽日,草树繁盛,一派鸟语花香。越发是山上的名贵树种黄菠萝,成片成林,每棵都已碗口粗细。记得第一次我们从山脚登到山顶的塔下,用了将近一个小时,一路得拨开重重草树,迟钝前行。路边不时有蛇映现,还惊起狐狸、猞猁从目下跑过。山上碉堡座座,累了就坐下去苏息一下。我不知道抚顺景点大全。记得那天登上主峰,在古塔下四望郊野,北面是辽河自东向西奔腾,另外三面皆是平畴沃野,刚插上秧的稻田,一畦畦闪着波光。山风呼呼,刮得衬衫和头发都飘了起来,同窗们站在塔边的一个大碉堡上喝彩,愉快。猛然间看到山下有一位老者络续向我们招手,彷佛是在喊我们下山。待下得山来,才知他是石佛寺渡口的老艄公关大爷。他峻厉地通知我们:“孩子们是南边读书的吧,不要随便上这山,有十来种蛇呢,咬了可没命啦!去年就有两私人被咬过。”听了老人的话,我们真有些后怕起来,回头再看那山,松涛阵阵,塔影幽幽,碉堡森森,可靠有点让人畏怯。我们仰求老人家把我们摆渡到对岸一回,也坐一坐辽河的渡船。老人听说我们是大学生,欢然许可。石佛寺这一段辽河水如一湾平湖,水波不兴,老人一边撑篙,一边和我们聊天。他通知我们已年过六十,祖上在前清时就是这里摆渡的,老祖宗还在此为东巡的乾隆爷摆过船呢。辽宁的文化遗产。还说自古以来这渡口就是两岸过辽河的必经之地,没有桥啊,只能靠船来过河。法库、康平、铁岭、彰武,还有远到吉林、黑龙江、内蒙古等地的商人,每年都要将粮油、人参、毛皮等经过这渡口运到奉天去,然后再把布匹、食盐、糖茶等日用品带回。所以那时石佛寺可热闹了,镇上光是大车店就有十来家。老人家说的“大车店”就是从前的旅店,听说抚顺历史文化。由于常有马车来住,所以称为“大车店”。过往客商在此歇脚、过夜,并在这里听评书、官方故事,看锡伯族大秧歌、二人转。我问老人这山为什么叫“七星山”,老人笑一笑说“你们这些大学生应该清爽啊,天地对应,地下有北斗七星,地受骗然就得有七星山啦。我们这七星山七个山头,正好如北斗七星,一样的北头南尾,但地下的是正勺子形,这山是反勺子形。”说到此处,老人停下手中的竹篙,指着南岸的七星山说,“你们看,这最北边靠河的叫东长条山,那是北斗的天枢星,接着往南的叫西长条山,是天璇星,再往南是孟家墩山、馒头山,最高的叫塔山,塔山南面的叫南山,最南边的叫罗圈塔山。时候。这些山每一个山头都能和北斗七星的名字对上……”老艄公一番地理地舆的讲述,让我们颇为赞叹,大开眼界,同窗们纷繁说:“您老能够上我们大学去讲课啊!”“哪里哪里,我只是水上野老,和你们聊天还行,怎能上得大学堂?”我发现老人在连连的谦和中,也带有三分愉快。回校后,在教师的指点下,到图书馆翻看《安宁御览》所收宋人《春秋运斗枢》所记七星之名,与七星山另五个山头对应起来,依序是:天玑星(孟家墩山)、天权星(腹头山)、玉衡星(塔山)、开阳星(南山)、摇光星(罗圈塔山)。果然和老艄公所讲一字不差。见老人家这般知多健谈,我于是又向他指导“山上那么多碉堡是若何回事?”“噢,那是当年国民党207师修建的。”有同窗对束缚搏斗辽沈战役很熟识熟练,说那一定是1948年秋天的事,因这里是沈阳北面的咽喉要塞,廖耀湘兵团假如要守住沈阳,势必要在这里安顿重兵以抵御四野从四平过去的袭击。河防与山防彼此叠加,七星山上这些碉堡的作用就不问可知了。老人接着我们的议论说:“那时候我不到三十岁,和村里一百来号人被拉上山修碉堡,挖战壕。家家的石料和门板都被搜掠到山上建了工事,那碉堡从山脚排到山顶,共有72个。刚修完207师就走了,说是回去守沈阳城,来了新三军和新六军。记得那年冬天,听听抚顺历史古迹。我们这里小孩儿孩子都不敢出门,林彪的大部队从四平那边经法库向西开,根柢没打七星山。正本束缚军绕过七星山从东边黄家公社达连屯,西边重新民二道房分两路攻进了沈阳城。新三军和新六军一听沈阳丢了,就一枪没放,屈从的,逃窜的,乱成一片。七星山没有打仗,这些碉堡也留上去了。”听完老人的讲述,我和同窗议论,改日我们毕业了,可承包七星山,把这里变成旅游胜地,还能够建个“七十二堡博物馆”。在愉快的聊天间,渡船到了对岸。老人通知我们,1978至1979年的时候。北岸就不是沈阳了,是法库县的依牛堡子公社三尖泡大队。我们在对岸玩了半个小时,又乘老人的渡船回到石佛寺。二十几年之后的1997年,大学毕业15周年聚会,重回母校老校区发达台,再上七星山。站在古塔下,想起当老大艄公的讲述,这该当是七星山的主峰塔山,为七星中的玉衡星。四望郊野,山之北的辽河依旧浩荡西流,对岸的法库县三尖泡大队方今该当称三尖泡村了;而东面的黄家园拉塔湖畔,已经在两年前建成了沈阳北部和铁岭、法库间的第一座辽河鲁家大桥,从此过辽河再不消摆渡了,村里人通知我,老艄公关大爷闲不得,也去了关里女儿家;山的西边不远处就是新民市罗家房镇山西孟村,外传那里已成了著名的养牛基地;南望是发达台锡伯族镇,赫图阿拉城在哪。方今广漠的大路已与沈阳郊区的黄河北小巷相连,用本地百姓的话说,进沈阳市内也就是“一脚油的时期”。由于石佛寺辽河引水大渠提灌站的作用,七星山以南依旧是沈阳地域著名的水稻产区,金黄的郊野上,稻浪涌动;山脚下的石佛寺村,家家户户屋顶上的颜料彷佛比以前缤纷了许多,明确院落里也富足了许多。但是七星山却很让人消沉,由于连年的开山采石,山体和植被都遭到了告急的否决,当年草树丰茂,植物出没,鸟语花香的风姿不见了,看到的实在都是满目疮痍。现代人比起现代的愚公移山敏捷多了,没几年时期就移掉了三个半大山,留下的是深坑和沟谷,还有暴露的巍峨绝壁和决裂的乱石,犬牙相制,令人望而却步。只管即便这样,依旧还有许多重型卡车在往外运着石头,山脚下也不时传来炸石的炮声和腾起的簇簇烟尘。未被挖掉的山上,植被也遭到告急的否决,许多树种不复存在,已经潺潺流入辽河的泉水穷乏了,各种植物也不见了踪迹。对比一下文化遗产。沿着当年的登山路,再也不消怕蛇,本地百姓说:上吧,没事了,哪还有蛇,蛇早被炮声给吓跑了。就连那稳定的水泥碉堡也少了许多,本地人说连年采石头挖山,七十二碉堡方今多说也就剩下一少半吧。在上山之前,我们在村里与一位五十多岁的焦姓村民聊天,他说七星山大范畴采石起头于20世纪80年代初,其时左近村庄都将开山采石作为重要致富项目“山里的石头在在都是,两块钱一立方米,随便拉”。我问他“这些石头都卖到了哪里?”他笑着说“哪里?都拉到沈阳市里去了,九路市场、三台子体育场、武警总医院这些地址用的混凝土原料基本都是我们七星山的石头。”据《沈阳晚报》等媒体报道:“七星山被挖走的石头可建316座7层居民楼。”不单如此,石佛寺本地也大范畴地开建议了石头产业。历史上的石佛寺地域不但是佛教和道教文明圣地,也曾以石刻文明着称。随着采石场的发达,许多人家也起头了雕石生意,创造形形色色的石制品,如仿古的钟楼、牌坊、香炉、土地庙、可神庙、猴马桩、钱马桩、下马石、下马石、石狮、石碑、石人、石龟、石羊等;适用器如石磙、石磨、石臼、石井盖、门枕、牛马槽子、猪圈栅栏等。可方今,石头快采没有了,这些石制产业也就走到头了,本地村民说“卖光了石头挖没了山,听说辽宁的文化遗产。不知从此若何办啊!”他们也疼爱当年的青山碧水,谈起未来,都是一脸的茫然。石佛寺的村民对七星山沦亡的担忧,对未来的茫然不是没有道理的,挖山采石对环境否决的恶果乃至已影响到了沈阳郊区。若干好多年来,七星山都是沈阳市北部抵御科尔沁和康法风沙的自然生态屏障。但现在,七星山少了三个半山头,留下了数个大沙坑,由此成了沈阳城北部的自然风口,不单外来的风沙随便刮入城中,就是这些暴露的山体沙沟,也成为扬沙的重要源头。面对这样的七星山,我再也找不到辽河大平原上那翠浮在水光稻影中的一螺青黛了,最好的风景已然隐入历史深处。只管即便辽河水逝者如斯,河上的大桥一座接一座;只管即便七星山周边的高速路四通八达,从石佛寺到沈阳城也是通途的柏油路,但我在七星山顶远看的时候,秋风劲吹,依旧拂不去我心中极重繁重的凄凉。我一时间也和石佛寺的村民一样惦念,七星山,不知未来会怎样。三时间在悄然默默前行,让我惦记的七星山也随着2000年辞旧迎新的焰火进入了21世纪。魅力中国城抚顺。但是它并没有将破败的山体和浑身的疮痍留在20世纪,而是活着纪转换的历程中秉承了更告急的折磨而愈加残破。我不时在存眷着七星山的信息,盼望它不再被继续否决,盼望它能有转危为安的奇迹,由于余下的三星半实在经受不起进一步的开发与攫取,历史已经让它伤痕累累了——好比主峰上的古塔,曾是沈阳北部辽河岸边最旖旎的一景,1982年,沈阳市文物考古部门挖掘此塔地宫时,发现了石、铁、金、银四重函,函内盛有103粒水晶、珍珠、玛瑙“影身舍利”,并有两甬石碑出土。据《沈阳碑志》所收《石佛寺七星山舍利塔地宫石碑》记载,七星山塔是辽双州双城县“时家寨净居院”舍利塔,建立时间是辽道宗咸雍十年(1074。舍利塔为六角形七层实心密檐砖塔,塔角为圆形倚柱,正中有佛龛,两侧有胁侍,上有宝盖、飞天斗拱等。七星山和这座辽塔曾进入许多典籍的视野,民国时撰修的《奉天通志》卷七十四“铁岭条”有:“七星山,城西偏南九十五里,在石佛寺西,界沈阳法库。”民国出版的《西南名胜事迹逸闻》“拉塔湖”条说“其西十余里,有石佛寺。寺依山,山有塔,塔系唐代物也。我不知道魅力中国城抚顺。每于阴雨之日则湖中有塔影横焉。”还有不知姓名的诗人曾为它留下这样的诗句:“塔影遥开山雾重,笛声清亮水风凉。”重山云雾、峰岚塔影、古渡笛声、荷风凉夏,这样的意境和这样的诗情,让七星山和山上的古塔着名遐迩。但是历经千年的古塔,躲过了岁月风雨的剥蚀,躲过冰霜雷电的侵袭,却没有躲过1905年日俄搏斗的炮火,在那场辱没的战乱中,巍峨的辽塔只剩下半壁残骸。飞檐六角也只剩下了两个。一百多年过去了,它再次阅历经过了世纪之交本身人开山采石的隆隆炮声。残得不能再残的躯体,实在每天都在惊吓中寒战不堪。好比2005年,沈阳市文物考古所为协同七星山开发,曾对石佛寺村左近举办了考古勘查,在其后的《石佛寺文物事迹勘查汇报》中,列出的事迹遗存有:位于石佛寺村东辽代双州城内和城外,属于高台山文明类型的青铜时期遗址;七星山主峰北侧的青铜时期墓群;村北漫坡上的明代“十方寺堡”城垣遗址;石佛寺村东的辽代双州城址,城址呈长方形,城墙南北长370米,东西宽190米,现存墙基厚度为6米左右,最高墙残存高度为4米;村北侧的辽代官府址。辽代石佛寺村为双州双城县“双城”则是说在这里有两座城,这处官府址的发现,也许就是双城县的双城之一。而这些事迹遗存都面临着开山采石的威逼,我曾在双州城的城墙遗址下行走,那已不是墙,而是一溜土岗,下面种满了玉米。年复一年的耕种,年复一年的风蚀,假如不是有市级文物守卫单位的标志,谁还能看出这是双州遗址?好比七星山和石佛寺村自古以来就有丰厚的宗教文明底蕴,除了北魏拓跋氏时期的佛教场所净居院和辽代舍利塔,清时还相关帝庙、岳王庙、仙人庙、蟒神庙、北斗庵、河神庙等宗教场所,一时香火壮盛,辽宁的文化遗产。与富贵的渡口市声组成了沈阳北部辽河岸边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方今,清代庙宇早已荡然无存,而留下的其他遗迹则更显得弥足名贵。历史遗迹守卫,意义关乎历史,更关乎未来。唯有守卫好留存的文明遗产,本领守卫我们的文明基因;唯有在保守基础上培育出的现代文明,才更有根基、底蕴与生命力。我们痛惜七星山的沦亡,其实就是对文明和未来的痛惜;我们强调对其守卫,也是对文明和未来的担任。历史遗存不单关乎文明、环境、旅游等,其实它也渗出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好比石佛寺这地名,结局是因石佛所得,还是谐音赖转而来,留上去的“十方寺堡”城垣遗址彷佛就能为我们解开这个谜底。在石佛寺曾撒布着1个由于十尊石佛作乱和锡伯族青年赶车拉石人的传说,所以世人多以为这就是石佛寺得名的来历。民国年间的《铁岭县志》“事迹”条也确有石佛的记载:“古石佛,城西南九十里石佛寺村西,辽河旁山上,有石佛一尊……土人不知留存,今泯没土中矣。”现代石佛多见,有石佛的地址一定就称石佛寺。我则以为,石佛寺的名字,是历史变化的历程,一千多年间,从“时家寨”的“时”到“十方寺堡”的“十”,再到“石佛寺”的“石”谐音相传,而成了本日的“石佛寺”越发是明代的“十方寺”与本日的“石佛寺”读音很像,所以石佛寺之名一定与传说的“石佛”相关,而该当是从“十方寺堡”谐音转化而来。今有“十方寺堡”遗址在,最能解说此题目。1978至1979年的时候。正是由于七星山石佛寺有如此厚重的历史文明沉淀,2007年,才取得“省级历史文明名村”的称号。这个称号让七星山开山采石的步伐停了上去,相关部门起头着手援救七星山。2008年媒体有这样报道:“北京大水基础艺术开展无限公司和沈阳沈北新区正式签约,投资1亿元对沈阳北部的七星山风景区举办改造扩建。”2012年媒体再次报道:“沈阳‘填山’工程耗资2亿,拟填沙‘再造’七星山。”并说这将是沈阳市最大的“填山”工程,将用395万立方米沙石重新堆起七星山。并将种植20万棵树,修复山体的葱郁实质,同时古塔和寺院也将举办修复。这项工程至多必要5至8年时间。读了这些报道,我曾问一位石佛寺本地的引导元首,当年削平三个半山头,结局卖了若干好多钱?他通知我:最多也就几百万元。三个半星的沦亡,只换来几百万元的支出,方今却要花两个亿来埋单。两个亿真能将三星半复原吗?这可能是个天方夜谭的故事。时间距2012年过去了近五年,也就是媒体报道的填山工程完成的时间,我又一次登上七星山。这一天是2016年的“谷雨”一场春雨事后,气氛清爽,七星山下依旧有大卡车驶过,填山工程仍在举办。我环顾山之四围,学会抚顺景点大全。暴露的绝壁依旧,挖开的沟壑依旧,七星山依然是三个半。沦亡容易回复难,何时再见七星山,天地间不知何人能答复!
对比一下辽宁的文化遗产
辽宁的文化遗产
责任编辑:宁静致远淡泊明志

抚顺最新资讯